我还有二十年,每個人的夢想都是偉大的

我还有二十年,每個人的夢想都是偉大的

前四十分钟几乎看不下去
后面完全依靠音乐加分
澳门微尼斯人娱乐,如果不是台湾人或很了解台湾的人
会觉得这么高的票房有点过
情节有许多突兀的地方 倒是一些细节的穿插还很有特色
另外,不懂田中丽奈凭什么入围了金马女主
从头到尾没看出她哪里演得好

如果像《Sex and the
city》里的女人那样,那我至少还有二十年的时间去追逐Labels &
Love。我希望我在二十多年之后,也能像Samantha一样,有一份敢爱敢恨的心,着美丽的衣裙,媚眼如丝地吹着五十岁生日蛋糕的蜡烛。

看完了海角七號,我的失望多餘希望,但是不可否認,這部影片在台灣影壇也算是不錯的了。我覺得有些情節稍稍有些牽強,比如說阿嘉和友子剛剛認識以後有過睡了一個晚上,之後也沒有什麽交流,這種感情就足以讓結尾處阿嘉硬是要友子留下來或是拋棄一切和友子走了嗎?我覺得這個進展也未必太快了。
不過雖然是很多對白都是台語,但我還是很欣賞除了感情戲之外的那種真實感,草根階級也能對社會產生極大的影響,那種在骨子里未必常常流露的追夢情愫,是我們每個人都擁有的,也許平日不知不覺,但是只要稍有刺激,就能爆發的如此強大。
很平凡,但是很不一般。

和谁变得亲密了,又和谁逐渐远去?爱情来了又走,友情却真水无香。女性友情是个很奇怪的东西,互相倾诉互相理解是最基本的建构基础,但又与爱情格格不入,爱情失意时才显出它的重要性,爱情最绽放时总是淡淡隐去。女人太容易把爱情放在所有感情名单的首席,却忘了友情总是会在爱情无法触及的时候给上最温暖如春的一抱。

Anyway,
我想起她1在我手术时给予的关怀和帮助,没有她,我怕是连那间手术室都走不出去;我想起她2陪我渡过的那所有为爱伤神的时时时刻刻。
我无法不触景生情无法不感动。只是,只是,我现在心太硬,竟是生生地把眼泪逼回去了。

两个小时十分钟的精神出界,走出电影院时,时间已经是晚上,天却仍是亮的。我和A都有点恍惚得无法言语。我突然明白一下子明白了K对NYC的执着,对city
life的向往,明白了所有女人为何如此追捧这部长达六季的电视连续剧。Labels &
Love,两个简单的单词凝聚了女人一生当中最最最觊觎的两样东西。女人天生爱美,那些华丽的优雅的美艳的动人的清新的脱俗的dresses,那些逼人的夺目的嚣张的内敛的新异的经典的pumps,能让每个女人屏气凝神。还有,永不过时的love,Carrie说,“当我们花了二十年的时间将我们想要的labels都收集得差不多的时,我们,就很渴求爱。”

我和A都没看过电视剧。我们俩自打算去看这部电影的最开始就没安好心——我们一路都在打腹稿准备如何将这种恶俗的电影批判得体无完肤只剩骨头。A对这部电影的怨恨来自于她的弟媳E和她的workmate
J;她被她们俩折腾得够呛,E和J都宣称如果她不去看这部电影,她们就准备以最恶毒之心实施美版满清十大酷刑。而我,当时正在给K写邮件,心里百味陈杂,想起让我既爱且恨的NYC,想起K在第五大道上那幅幽幽的表情,想起了《Sex
and the
city》。所以,我和A,就在这既不凉又不热的周六的下午,一致决定去看这部只给女人看的电影。

A有些害羞,因为她居然又哭了。我没有取笑她。事实上,我也不止一次地被感动着。Carrie的婚礼,新郎居然不出现,Charlotte抱住Carrie,是那样的心疼那样的愤怒那样的恨不能缝补她所有被伤害的自尊。还有,新年的夜里,与丈夫分居的Miranda打电话给Carrie,那样的寂寞那样的潦倒那样的廖落,于是,Carrie穿着睡衣,在新年前夜伴着纷纷落下的雪花,辛苦地徒步穿越整个纽约市区只为了给Miranda一个拥抱。那时,纽约的人人个个在逐颜欢笑,雪花满天遍地,Mairi
Campbel &Dave Francis 在《魂断蓝桥》中的歌曲”Auld Lang
Syne”悠悠扬扬缓缓慢慢地唱着。眼泪就在我眼眶中转啊转啊转。

p.s. 我的gilrfriends,我祝你们一切安好。

先给自己立个明确的主题,免得我跑题。我要写电影版的《Sex & the
City》。可是,我总是喜欢唠叨。先说点别的吧。

第二次听K大规模大面积大幅度提到《Sex & the
City》j时,我与K在冬天纽约的第五大道上行走。那个城市的fashion程度让我大大地惊讶了一把。那天,是一个瑟缩凉秋刚过的初冬,NYC比DC还要低了几度,我冻得鼻青脸肿偶尔还在人中处挂两条青绿色粘液以表示——我真的很冷!那天的我,刚好结束一天的旅行,很是邋遢很是萎靡很是不时尚很是不美丽,脚上的鞋灰扑扑,背的包包更是出自一个廉价品牌;而且,我已经习惯了DC女人们的工作装、简便鞋和那超过我以前所能想像的super
super
super肥胖身材。于是,不出意外地理所当然地毫无疑问地,第五大道街头那些匆忙走过身边的妖娆女子,个个雷得我张口结舌:她们无一不妆容精致衣裳别致;扫一眼过去时也许只会觉得赏心悦目搭配不错,细细瞅瞅就会察觉人家从发型至脸上眉毛眼线睫毛粉底腮红唇膏至手中所拎的手袋再到脚上的鞋子,全是花了大心思的;或是拖曳的纯白大衣,或是及膝的黑色皮靴,或是华贵的鲜红皮草,或是精致的鹅黄短裙,或是性感的网格长袜。
彼时的K,仰头看着那被摩天大楼遮弊了大半个天日的NYC的天,幽幽地说,“Sex
and the city, my dream city.”

第一次见K时,她戴着Dolce &
Gabbana的墨镜,妩媚且性感地在Georgetown的街头冲我回头笑。我们冲进Miss
Sixty的店,不是我的type,所以我像个刘姥姥般左看右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她边试衣服边向我灌输时尚经。那天,她跟我提及《Sex
& the City》至少有五次。

我自认也不是太土,《Sex & the
City》在国内红得一踏糊涂,名字和边边角角的背景我还是知道一些。我只是没看而已。我一直对美剧有心理障碍。伊们太长,我哪有那个时间一集一集地追啊。所以,只要是美剧,我一概不沾,就像对毒品一样敬而远之。

《Sex and the
city》,对许多女人来说,不仅仅是她们了解名牌了解时尚了解都市生活的入门课程,更是一个情结一个梦想一个向往一个想念。据说有人反复反复看了它十年,从第一季到第六季;据说有女人一听到《Sex
and the
city》电影版上映时激动得泣不成声;据说有人连看了三场的电影,然后仍在电影院徘徊。这是一部关于sisterhood关于girls’
friendship的电影,一首成长之歌,一个描写青春永不老我们可以永远时尚美丽的童话。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