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防治荒漠化启示,宁夏沙坡头成为世界防沙治沙的典范

阿拉善:斩断三大沙漠“握手”之势 阿拉善
从建盟初至2017年7月底,全盟累计完成生态治理任务1503.77万亩。其中,飞播造林557万亩,围栏封育416万亩,人工造林493.87万亩,退化林分改造19.9万亩,森林抚育17万亩。
完成义务植树689.61万株。腾格里、巴丹吉林、乌兰布和三大沙漠周边基本形成了锁边防沙阻沙防护带,形成了绿带锁黄龙的壮丽景观。
连续5年完成生态治理任务超过百万亩,防沙治沙与生态治理工作走进全区前列。特别是2017年全盟完成林业生产任务248.47万亩,首次突破200万亩,再创历史新高。
通过实施森林生态效益补偿基金制度和草原生态保护补助奖励机制,保护国家级公益林2289万亩,落实草原禁牧区21896万亩,草畜平衡区3740万亩,全盟近2.8亿亩荒漠灌木林和草原植被得到有效保护。
建成国家、自治区级自然保护区5个,保护区面积2955万亩,占全盟总面积的7.3%。
森林覆盖率由建盟初期的2.96%增加到7.65%,森林资源面积增加1895万亩,达到3096.5万亩。
九五期间:全盟共完成林业生产任务140.61万亩,其中:人工造林22.56万亩,飞播造林64.49万亩,封沙育林53.56万亩,完成义务植树146.83万株。
十五期间:全盟共完成林业生产任务141.64万亩,其中:人工造林18.06万亩,飞播造林65.52万亩,封沙育林58.06万亩,完成义务植树128.83万株。森林覆盖率达到4.08%。
十一五期间:全盟共完成林业生产任务188.2万亩,其中:人工造林32.7万亩,飞播造林105万亩,封沙育林50.5万亩。
十二五期间:全盟共完成林业生产任务486.1万亩,其中:人工造林179.9万亩,飞播造林145.7万亩,封沙育林160.5万亩,完成义务植树475万株。
十三五期间前2年:全盟共完成林业生产任务370.195万亩,其中:人工造林239.295万亩,飞播造林91万亩,封沙育林3万亩,退化林分改造19.9万亩,森林抚育17万亩。完成义务植树214.61万株。
说说防沙治沙那些事 牧民说 何玉杰澳门微尼斯人手机版
为保护和改善家乡生态环境,10多年来,我植种了3000多亩人工梭梭林,成活率在95%以上。通过多年在沙漠植树治沙,我总结出一套经验,梭梭第一年种下需要浇3到4次水,只要第一年挺过来了,以后就可以减少浇水次数,依靠自然降雨就可存活;其次要以抗旱性强的梭梭作为主要栽植树种,成活率高;此外,要发展梭梭嫁接肉苁蓉的沙产业,不仅增加收入,还保障植树治沙的延续性。
背景:阿拉善经济开发区地处乌兰布和沙漠区域,生态环境脆弱。为遏制沙漠对环境的侵害,该开发区近年来,累计实施天然林资源保护、三北防护林和退牧还草等重点生态建设保护工程75.5万亩,草原植被平均覆盖率达20%,森林覆盖率达7.7%,建成区绿化覆盖率达25.5%。通过生态建设,如今在该开发区戈壁滩上,一条条防风林带有效牵制了风沙黄龙肆虐的脚步。
企业说 祁成宏
在沙漠治理中,要坚持生态建设与沙产业发展相结合方式,向沙漠要绿色、要效益,实现生态效益和经济效益双赢,这样才能走出一条生态治理可持续发展之路。多年来,企业在沙漠植绿的同时积极培育发展以肉苁蓉、锁阳为主的特色沙产业,2011年建立了肉苁蓉梭梭基地,成立了宏魁沙产业合作社,由企业出技术、设备、种子和苗木,无偿提供合作社农牧民规范化发展沙产业,种植梭梭嫁接肉苁蓉和锁阳,农牧民收获后,企业再以市场价收购进行深加工。多年治沙经验说明,以生态建设与沙产业发展相结合的方式,既能改善生态环境,也能壮大企业实力,带动农牧民增收。
背景:内蒙古阿拉善宏魁苁蓉集团是该盟较早实施生态治沙和沙生产业的企业,经过多年企业+基地+合作社+农牧民的生态治理发展模式,目前该企业已发展成为集梭梭种植、肉苁蓉接种、相关产品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肉苁蓉龙头企业,企业带动合作社种植梭梭面积达到110多万亩。以苁蓉种植和深加工已形成1000吨/年肉苁蓉酒、500吨/年苁蓉养生液、1000吨/年营养白酒等系列产品生产线。
政府说 陈君来
阿拉善盟采取灌乔草相结合,以灌为主;封飞造相结合,以封为主的林业治沙技术措施,并抓住国家重点工程启动实施的契机,在三大沙漠周边实施以飞播造林、封沙育林、人工造林为主的沙漠治理工程,使植树造林、林业资源保护等方面取得显著成效。围绕贺兰山、居延绿洲、荒漠植被、三大沙漠周边、黄河西岸实施生态保护与综合治理,不断加大飞、封、造防沙治沙建设力度,抓好重点区域绿化及林沙产业基地建设,让阿拉善天蓝地绿水净景美。
背景:阿拉善盟是自治区乃至我国西部生态安全的咽喉和要塞,近年来,通过实施飞、封、造为主的生态建设,截至2016年底,全盟总计完成生态治理1255.3万亩,全盟近2.8亿亩荒漠灌木林和草原植被得到有效保护。有效遏制了沙漠的蔓延,形成绿带锁黄龙的壮丽景观。国家第五次荒漠化和沙化土地监测数据显示,该盟荒漠化、沙漠化面积分别比2009年减少3880平方公里和5620平方公里。

内蒙古防治荒漠化启示 重大工程托起生态脊梁
翠绿的樟子松挺拔矗立,沙丘上方方正正的黄柳网格清晰可见,黄色的柠条花、粉色的杨柴花和各类野花竞相开放,杨树、柳树迎风摇曳在一片山花烂漫、林丰草茂的生态绿洲中,一座房屋废墟在满目苍翠中格外显眼。
这里是锡林郭勒盟多伦县南沙梁。谁能想到,它以前竟是一片荒漠,由于沙进人退,当地还流传着猪上房,羊跳墙,小孩坐在房檐上的顺口溜。
今年已86岁的赵成祥老人曾是这座老房子的主人。据他介绍,他当时是林场职工,为了守住风沙带边缘,在沙地边盖起房子并住了下来但到了1997年,他铲沙、挡沙的速度怎么也跟不上风沙蔓延的速度了。越来越厚的沙子漫过2米多高的屋顶,他只能后退500米又盖起新的房子。然而仅仅2年时间,房子就再次被沙子漫过,无奈之下,一家人只好搬到了县城。
2000年之前,全是沙梁子,不用说树,就是草也看不见几棵,太阳一照,明晃晃地很刺眼。这个一辈子被风沙赶着搬了4次家的老人,终于在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启动的生态移民中,离开沙漠搬进移民新村,过上了稳定的生活。
据2000年卫星遥感监测显示,当时该县的风蚀、水蚀、沙化面积达3365平方公里,占到土地总面积的80%以上。
也就是在这一年,多伦县启动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拉开了大规模生态建设的序幕。
经过近7年的建设,如今,第一沙带1.6万亩的沙地全部得到治理,翠绿的樟子松,嫩黄的黄柳、柠条,浅绿的杨树,以及树下慢慢露出新芽的花草,给这片土地带来生命的希望。
回过头去看,如果没有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这里的生态状况将无法想象。在多伦人的心里,这项工程就是德政工程、民心工程,是造福子孙后代的工程。多伦县林业局局长范金秋感慨道。
土地沙化,被称为地球癌症,内蒙古是全国荒漠化和沙化土地集中和危害严重的省区之一。面对严峻的生态形势,自治区历届党委、政府高度重视林业生产和发展。特别是西部大开发以来,提出了把内蒙古建设成为我国北方最重要的生态防线的宏伟目标,按照国家和自治区的决策部署,坚持以生态建设为主的林业发展道路,把生态保护和建设作为最重要的基础建设来抓。可以说,内蒙古的奋斗史就是一部防沙治沙、与天抗争的历史。
内蒙古作为祖国北方的重要生态屏障,其突出的战略地位,让这里的生态治理受到了国家的高度重视。作为全国唯一六大林业生态重点工程全部覆盖的省区,三北防护林建设、京津风沙源治理、退耕还林、天然林保护等国家重点工程先后在内蒙古得到强力推进。
退耕还林工程区林草盖度由退耕前的15%提高到80%以上,退耕地的地表径流量减少20%以上,泥沙量减少24%以上。据2014年退耕还林工程生态效益监测国家报告显示,内蒙古退耕还林工程生态效益价值量达1132.78亿元/年。
十二五期间,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区累计完成林业项目建设任务2333.4万亩。通过集中连片,综合治理,重点区域的风沙危害得到了有效遏制,林草覆盖度增加20%以上,阴山北麓长300公里、宽50公里,浑善达克沙地南缘长约400公里、宽1-10公里的绿色生态屏障初步形成。
天然林保护工程区共完成建设任务913.2万亩,森林资源管护面积由一期工程的1.7亿亩增加到3.09亿亩,增加了1.39亿亩。2015年工程区全面停止了天然林商业性采伐,停伐木材量122.6万立方米。
三北防护林体系建设区总面积99.79万平方公里,占自治区总面积的84.35%。全区累计完成三北工程建设任务1.16亿亩,使得科尔沁沙地、毛乌素沙地呈现区域性逆转的态势。呼伦贝尔沙地呈现出全面整治的新局面,固定沙地面积增加1万多公顷,保护草场3万多公顷,沙区植被得到有效恢复,植被盖度大幅度增加。腾格里沙漠东南缘防风固沙林体系初步形成,建成了长200公里、宽35公里的生物治沙带。
数字的巨变定格了历史片段,背后却是内蒙古人力斗沙魔的不懈努力。占全国总人口不足1.8%的内蒙古人,完成人工造林面积超过全国人工造林总面积的10%,治理风沙危害土地面积超过全国风沙危害土地总面积的10%。巍峨的绿色长城,不仅是北疆的丰碑,更是内蒙古各族人民抵御风沙、搏击干旱的历史见证。
据第五次荒漠化和沙化土地监测结果,我区荒漠化和沙化土地面积连续15年双缩减,全区荒漠化和沙化土地面积分别比2009年减少625万亩和515万亩。
从沙进人退到沙退人进,在内蒙古地图上,黄色中的绿色由一点点、一丝丝,逐渐变成一块块、一片片。据自治区林业厅治沙造林处处长郝永富介绍,2000年至今,在国家重点工程的带动下,内蒙古年均完成林业生态建设面积超过1000万亩,沙区逐渐呈现出绿肥黄瘦的景象。
科学治沙走出特色道路
天刚亮,在通辽市库伦旗六家子林场不同类型沙丘综合治理技术集成与示范课题飞播示范区的上空,一架小型播种飞机从远处轰鸣而来,将一粒粒带着科研人员绿化沙漠的决心和希望的种子播撒在荒漠的沙丘上。
这是一次飞播造林试验任务。按照内蒙古自治区科技重大专项课题不同类型沙丘综合治理技术集成与示范实施方案的要求,在5000亩流动、半流动的沙丘上进行飞播造林试验,继而研究、总结出具有辐射推广价值的飞播造林技术。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年降水200毫米以下地区不能飞播造林,技术制约影响着内蒙古治沙的进程,沙海治理始终缓慢而无奈。
人定胜天是一种弥足珍贵的精神追求,尊重自然规律才是治沙的科学理念。在几十年的漫漫治沙路上,内蒙古人渐渐认识到,荒漠戈壁是经过长期的地质年代形成的自然地貌,土地沙漠化则是由于过度开垦放牧、超采地下水等人为活动导致的恶化现象。
找到了原因,就找到了科学施力的标靶。经过科技攻关,内蒙古终于打破了这一国际学术瓶颈,首次在年均降水量仅有10150毫米、蒸发量高达3500毫米的阿拉善盟实现了飞播治沙的突破。同时,自治区配套了GPS导航定位、种子包衣处理等一整套飞播技术措施。不到4年的时间,沙地飞播造林420万亩,大大加快了治沙治理进程和效率。
实践证明,科技的突破和技术的引领是制胜的法宝。与肆虐的沙魔搏击,正确的路径和先进的模式,将会加速改变整个区域的生态进程,为我区生态建设汇聚源头活水。
在长期的防沙治沙、生态恢复的过程中,阿左旗逐步摸索出飞、封、造相结合的治理方法。飞即飞播造林,飞播规模大、速度快、成本低,符合阿左旗地广人稀的特点;封即封山育林,重点放在不宜飞播和人工造林、植被容易自然恢复的地区,辅以人工干预,加快森林植被更新;造即人工造林,主要树种为具有防风固沙作用的灌木树种梭梭。
在与风沙的搏斗中,适合内蒙古自然条件和气候特征的抗旱造林系列技术、干旱区节水造林技术和植物再生沙障治沙技术应运而生。在沙区,以治理沙化土地为重点,封、飞、造相结合,以封育为主;在荒漠区,以保护原生植被为重点,封禁保护和人工治理相结合;在水土流失区,以小流域综合治理为重点,工程措施和生物措施相结合;在平原区,以平原绿化和农田防护林建设为重点,带、网、片相结合。这些高科技含量的治沙技术,无不让国内外专家刮目相看。
先进的治理模式,也会带来生产力的发展和环境的巨变。
以路治沙,是赤峰市翁牛特旗治沙的创举。通过多年的实践,该旗总结出修穿沙公路、切割治理、带动治沙的防沙治沙经验,先后开通了10条穿沙公路,总里程220.5公里,并围绕公路开展沙地综合治理面积180多万亩。网格化的穿沙公路,把沙区切割成了若干个治沙单元。人流、物流通过公路进入沙地深处,绿色则由公路两侧向外扩展。
锡林郭勒盟多伦县实施百万亩樟子松造林工程,按照谁投资谁所有、谁经营谁受益的原则,鼓励支持境内林地采取多种方式有序流转,吸引了区内外30多家绿化企业、县内55个农民林业合作社参与工程建设,实现了由沙中找绿到绿中找沙的历史性巨变。
鄂尔多斯人则另辟蹊径,变征服沙漠为善待自然,创造了令人瞩目的库布其模式科技带动企业发展、产业带动规模治沙、生态带动民生改善。如今,1.86万平方公里的库布其沙漠静卧在城市的周边,创造了沙不进、绿不退、人不迁的奇迹。
通辽市在治理科尔沁沙地的同时,探索出一条治沙+致富和生态+增收的新路,在防沙治沙中积极发展林沙产业,变害为利,从简单的出售原沙逐步向精深加工转变,使沙产业成为通辽市经济发展的重要产业,实现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生态效益三赢的目标。
可以说,面对不断扩张的沙海,我区各地独创妙招,依靠精准发力高效治沙,以飞播造林、穿沙公路、以水治沙等有效的治理模式,筑起绿色长城,走出一条独具特色的治沙道路。从大密度造林到量力而行,从用力过猛到打蛇七寸,治沙从粗放式逐步走向精细化。
人沙和谐谱写绿色传奇
9月,西靠腾格里沙漠的阿左旗巴彦浩特镇,一湾绿水映蓝天,轻风拂面秋意来。
以往立春过后,扬沙天气和沙尘暴就会接踵而至。大风吹来,满天飞沙,30米外都看不清人,即使在室内,空气中的土腥味也令人窒息。而现在就算是刮大风,也很少能看到满天黄沙的景象。从小生活在镇里的范晓钟感叹。
阿拉善盟林业局副局长王新民说,阿拉善盟分布着巴丹吉林、乌兰布和、腾格里三大沙漠,经过多年的围栏封育、飞播造林、人工造林,1200多万亩沙地已披上绿装。
驱车行驶在腾格里沙漠东缘的公路上,蓝天白云下放眼遥望,沙拐枣、花棒、白刺等沙生植物丛丛簇蔟,在风中摇曳,绵延起伏,筑起防沙固沙的屏障。
据阿拉善盟林业局监测和调查结果显示,经过多年生态建设,在腾格里沙漠东南缘形成了长250公里、宽310公里的阻沙带,沙丘高度平均降低了56米,实现了风沙从一年刮两次,一次刮半年到刮风不再起沙的转变,有效阻挡了沙漠前移。植被由飞播前的5%10%提高到30%40%,沙拐枣、花棒等物种盖度和种类明显增多,形成了绿带锁黄龙的壮丽景观。
在科尔沁沙地西缘,新修的图哈穿沙公路伸向沙漠腹地。两旁的黄柳、柠条长成1米多高,相互簇拥,一望无际。这里素有八百里浩瀚沙海之称,自2009年以来,翁牛特旗采取开通穿沙公路,进行切割治理的方式,先后开通了10条穿沙公路,总里程220.5公里,每年治沙以70万亩的速度向前推进。
前些年一到春天,推门就是沙子,老房子也被沙子埋掉了。现在风沙越来越小了。翁牛特旗乌兰敖都嘎查88岁的乌力吉指着自家白白的墙壁和干净的地砖说。
在内蒙古的沙区,一条条生态防护林带在沙海中不断延伸,就像是一条条绿色长廊,成为阻挡沙漠蔓延的分水岭,将沙漠从一个整体分成若干区域。肆虐的黄沙被拴在原地,昔日沙进人退的地方出现了人工绿洲。
如今,许多昔日退化的草原、荒秃的山岭、沙化的土地上葱笼叠翠,植被恢复的速度异乎寻常生态建设以每年超过1000万亩的速度向前推进,森林面积和林木蓄积量实现持续双增长,占全国净增面积的近十分之一,森林覆盖率提高到21.03%。
不仅如此,荒漠植绿的战天斗地,已经凝聚成一股强劲的力量,引领人们进军沙漠戈壁,让那里变成了增收致富奔小康的聚宝盆和绿色银行,产生了不可估量的经济效益。
从方兴未艾的戈壁农业、追风逐日的清洁能源到踏访大漠的探险旅游自强不息的内蒙古人不断探索人与自然的和谐道路,走出了一条生态良好、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的可持续发展之路,实现了从防沙治沙守护生存防线到管沙用沙绿富同兴的历史性跨越,用执着和汗水在广袤大地上谱写着可歌可泣的绿色传奇。

宁夏沙坡头成为世界防沙治沙的典范 中国林业网 来源:国际在线 打印本页
宁夏归来不看沙,这句话是眼下国内外游客对宁夏沙漠旅游最好的评价。在宁夏中卫市沙坡头景区,一望无际的黄沙被人们驯化,世界各地的游客们也因此能有机会骑着骆驼畅游沙海,或者到高度超一百米的鸣沙山体验一把激情滑沙。然而大约60年前,这里却是另一番景象,肆虐的黄沙常常会造成交通中断。
据宁夏农林科学院副院长李生宝介绍:58年的时候呢,包兰铁路,它是必经的地方,那个时候只能在黄河水上架一座桥,那非常难,而且不架桥从沙坡头那经过相对来说近一点,修了铁路以后沙坡头那里经常堵,58年修完以后就开始治理。
1958年,包兰铁路竣工。然而在滕格里沙漠东南缘,宁夏沙坡头地段,铁路常常被风沙掩盖。沙坡头属草原化荒漠地带,自然条件恶劣,沙尘暴频发,沙丘裸露,铁路不堪沙害侵袭,最终被迫停运、改道。为了防沙治沙,确保铁路畅通无阻,一场严酷的攻坚战打响了。李生宝回忆说:在那个时候,环境非常恶劣,植被退化严重,要靠循序渐进的治理,速度太慢,环境还会恶化,那么我们只有靠静的方法,用严厉的手段把它静住,用最快的速度达到环境的治理和修复。
沙坡头地区地表植被稀少,地区具有大面积的流动沙丘,它们在风力作用下顺风向移动,不仅会阻碍铁路运行,更会导致沙尘暴等恶劣情况,对周边地区产生危害。全国劳模、治沙英雄王有德回忆说:过去都是一年十多次,天都浑了,天空全部是浑的。一刮沙尘,一米都看不见路,包括公路铁路,包括机场都会被沙埋,大部分泥沙都进入黄河,危害母亲河。
而所谓静的方法,就是采用防风固沙的强力手段,迫使流动沙丘静止下来。为了尽快减少灾害、疏通铁路,治沙迫在眉睫。在多年的治沙实践中,智慧的宁夏人民创造出了许多独特而有效的沙漠化防治技术,逐渐形成了独特的五带一体防风固沙体系。宁夏沙坡头旅游产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副董事长陶能说:这种治沙体系就是由五带一体来构成,所谓五带一体,也就是围绕着治沙核心区通过五个治沙带,形成一个立体的防护体系。具体在沙坡头表现为:在包兰铁路两侧的近铁路一侧的砾石防护带,这是第一带;第二带就是沙坡头最著名的,也是影响很多地方的治沙成果的就是麦草方格治沙带,通过轧制一乘一米的麦草方格,来固定流动的沙丘,形成了沙坡头独特的治沙模式之一,这叫做麦草方格治沙带;除此之外还有育林带,还有沙墙形成的拦沙带等等。这种五带一体的治沙模式成为了最环保,最生态的治沙体系。
宁夏中卫林业局项目办公室主任唐希明则进一步指出,在宁夏防风治沙五带一体的防风固沙体系中,最精髓的应当属麦草方格,这是宁夏防风治沙多年以来最重要的成果,也是防风固沙体系的重要核心。唐希明说:最早的是沙漠里面住着农民,为了生需的用的草被风刮到沙地上以后呢,发现这东西还能固沙。因为这个引发好多专家、科学家过来研究。研究过来扎方格的时候呢,他们扎的有长方形的,正方形的,还有圆形的,还有菱形的等不同形状,并且呢边长有一米的,一米五的,一米八的。扎上以后通过做实验研究出来的就是一乘一米的正方形的方格成本低,并且固沙效果是最好的。
宁夏人民在多年的防风治沙过程中所创造和积累下来的经验和技术不仅仅为宁夏带来了福音,而且还通过国际培训的方式走出国门,让受到沙漠化影响的其他一些国家从中受益。陶能说:沙坡头的治沙模式成功以后,在八十年代初,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在沙坡头举办过多期世界治沙的研讨班,其中大部分来自受沙漠化影响比较大的一些非洲国家,还有一些中亚国家,都来沙坡头学习感受沙坡头的治沙经验。这些国家把沙坡头成功的治沙经验运用到本国的治沙实践之中,这应该是沙坡头对世界的贡献。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进入八十年代,随着宁夏的对外开放,沙坡头特殊的自然景观以及著名的治沙成果成为了中卫沙坡头对外开放的一个标志形象,因此也成为了中卫的旅游发展发源地。
如今沙坡头已经成为宁夏旅游必去景点之一,每年能够吸引上百万游客。《爸爸去哪儿》等一些国内著名综艺节目也曾一度将这里选为外景地之一。经过三十多年的发展,以旅游等为代表的沙产业的兴起也反过来促进了当地的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的改善。陶能说:旅游在沙坡头已经发展三十年了,特别是近几年的发展之中,发展的速度非常快,每年游客量的增长速度能达到百分之十五到二十五。沙坡头从最初每年不到三十万的游客量到现在已经每年达到一百多万游客,同时沙坡头的旅游方式包括体验、观赏和沙漠度假等方面我们也提供了越来越多的产品,游客在沙坡头不光玩的开心,有时候也可以对沙漠进行深度的体验,同时随着游客在沙坡头滞留时间越来越长,消费也越来越高,给当地的经济和当地的人民群众带来了很好的回报。
从开始的防风治沙发展到现在的沙漠旅游反哺地方经济和治沙事业,沙坡头已经成为世界防风治沙的典范,其治沙模式正得到越来越多沙漠化国家及地区的借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